做了个梦

我的梦啊,大多光线昏暗,近似黄昏,空气有灰尘的味道。
嗯,那是快要下暴雨之前的样子。

梦里的场所,有像小时候住过的老房子,初中的煤渣地儿操场,高中的教室,大学的教学楼。都是熟悉的地方。

要是幸运地梦到阳光灿烂,那就是蓝天,高中室外的球场。一个篮球越过铁丝网,落在马路旁的沟里,有个男生在哄笑声中急急忙忙翻出去捡。

阳光炽热,内心茫然。我远远地看着,在球场旁边的白色高架桥上。
天色有时会忽然就昏暗下来,好像戴着墨镜看到的景色,风也变凉了。
我没在意,夏天的傍晚不都是这样的吗。
没有什么朋友。我走开了。




今天早上的梦,是一所旧房子。我好像来过几次了,那是一幢宿舍。嗯,我见过的、所有宿舍的混合体。7、80年代的房子,地板潮湿的味道,墙面斑驳,楼层间有防盗铁闸,粗糙的铁白栏杆。

上次来这里,是和一群同学在出游,这儿是我们的旅社。旅行快结束了,他们混闹,好像有一定要去做的事情,快来不及了。我站在门背后,那是一扇深褐色的、笨重的木门。同学们带着行李接踵而过。我暗恋的男孩子,高高的个子,停下来对我说了什么。我没听见。他走过去了。

上上次在这里,我接到一个紧急任务,要迅速降到底层传送什么东西。有个电梯,半陷在地,还没有门。辛辛苦苦爬进去,腰也直不起来,抓着墙免得自己被甩出去,听着电梯厢吱吱呀呀往下降的声音。——其实很快的,马上就到底了。啊,我拿着炸弹,这儿被封锁了,我要帮大家炸出通道来。动作要快。




那么这次。我抱着一只猫。
黄色的、两三个月大的小猫。我好像见过它。它非常聪明,聪明得不像一只猫。
好像可以利用它来做什么事情。我还没想好。

我对它很好,照顾它,但是我们好像总不能很亲密。我想给猫取个名字,这样我就能叫它的名字了——不能一直咪咪地喊它吧。所有的猫我都叫它们咪咪。
但是取什么名字好呢。我一直想,一直想。想不出来。我脑子里只剩下猫咪两个字。还有三个字,咖喱饭。那是我以前的猫。它很像我眼前这只,可它们是两只猫。我还在想。好苦恼。

猫儿发觉我的心不在焉,它从我怀里挣出来。对了,我们到了教室,像是初中的那间,昏沉的午后,有点光透过玻璃窗落在桌子上,闪一点白光。
好像还有别的同学在。他们会欺负你的,咪咪,快回来。
我着急了。

然后我醒了。

怎么办呢,我好想念它。它真的很聪明,它好像还会画画算数写诗,我打算教它更多呢怎么就醒了。

有点不开心。

我又不开心了。
没法起床到客厅去,我又听了一张CD,才把眼泪擦干。



……不过是个梦,我好笨诶。



嗯。咖喱饭。
梦里的猫和它长很像,圆圆的,松松的毛,腿脚很胖。你会喜欢它的。


2006年12月24日。
我才发现原来那天是圣诞节前呢。刚刚捡到咖喱饭没几天。
蓝悠来看我,我捏咖喱饭的脸,她给我们拍的。

我想你们了呢。
芹菜 | 12/04/10 14:14 | Photos - 咖喱飯 | trackback | comment

http://apium.org/blog/rserver.php?mode=tb&sl=1404

  • 提示: 验证码的重复是正常现象, 无需理会。
  • 昵称: 修改用密码: 私密回复?
  • 主页:
  • 留言:
  • 验证:
  • 提交

1 | ... 13 | 14 | 15 | 16 | 17 | 18 | 19 | 20 | 21 | ... 188 |

<<prev next>>